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文史>寻找二战最后战场报道之三:考察队上山前的最后准备

寻找二战最后战场报道之三:考察队上山前的最后准备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4-11
这是一张展示日军边境包括东宁要塞在内的大型地图,而图上的标识可以清晰地看到当年的日文。

这是一张展示日军边境包括东宁要塞在内的大型地图,而图上的标识可以清晰地看到当年的日文

早上5点多钟,在我们宾馆的房间里面,沈克尼先生已经打开了他搜集到的日本兵要地志地图。

这张地图是日军通过对苏军阵地进行侦查之后绘制的。该图的上方便是我们今天所在的绥芬河和东宁要塞天长山一线.

沈先生在看地图的时候神情专注,俨然战役的指挥员.

昨天的天气预报说今天可能会有雨。这也是我们非常担心的事情,因为前几天天长山地区一直在下雨,这种雨天对考察是不利的,但是今天早晨当我们拉开窗帘的时候,却发现外面晴空万里。

晴空之下的天长山

从我们所住的海关的宾馆看出去,远远的可以望到晴空之下的天长山。看来今天的考察可以按时进行了,按照我们的计划,今天早晨八点,我们将从这里出发乘车前往天长山脚下的前进营地,然后从那里开始徒步上山。沿途考察在天堂山上的各处日军要塞遗址,并一直前往天长山主峰顶部。这里也是目前发现的天长山要塞的主要工事也就是核心工事之所在地。谁能想到当年就在这座山的山坡上曾经是二战最后的战场,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战斗。我手中有一部当年苏联红军拍摄的纪录片。

在纪录片中可以看到红军的摄影师是从山下向山上进行拍摄的,而此时日军仍然占据的天堂山的主峰,影片中苏军向天堂山发起强攻,并且可以看到在影片中苏军士兵在前进中被击伤之后进行包扎的情景。此时此刻,不由得让我对这位在前线进行报道的战地记者深怀敬意。今天我们上山的敌人可能有两个,一个是崎岖的道路,因为最近多次下雨,所以天长山上的道路据说不太好走,另外一点则是有可能发现的爆炸物等危险品,而前者我们今天看来得到了老天的保佑,后者呢?因为上一次已经有预考的人员对这个地区进行了检查,所以可能大家遇到的困难少一点,不过在上山的途中可能会遇到一些野生动物的骚扰--大家不用担心,并不是东北虎,而是被称作草爬子的寄生虫,它们是会吸血的小生物。

在预考之中,考察队员张前奎遭到了这个小东西的袭击,还做了个小手术。因为天长山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所以他们上山恐怕就被这些“草爬子”当做点心了吧。

在前几次考察之中,我们利用药物和装备努力避开它们的骚扰,今天我们依然会穿上防护的装束,比如我们每个人会在脖子上塞上毛巾,避免它落入颈中。具体考察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们拭目以待。

绥芬河海关大楼

在出发之前向大家讲一个小笑话,我们所住的这个地方属于绥芬河的海关,绥芬河海关在晴天之下显得巍峨。这座海关一直流传着一个笑话。说的是有一天一位国家领导人来到绥芬河市视察、看到海关以后很不高兴,大家觉得奇怪,就问领导到底有什么事情,让他觉得不快,首长便说你们绥芬河不过是一个边境小城市,这个海关怎么修的比北京的海关大楼还高呢?看来有大兴土木之前,于是狡猾的绥芬河人便这样回答首长,其实我们这个楼并不高,您看总层数上来说比北京的海关大厦少多了,只不过因为我们的海关都是和俄罗斯打交道的,而罗斯人个子比较高,于是我们的楼每一层都修得比较高,这样看起来整体就显得高那么一点点啦。笑话终究是笑话,带了东北人特有的幽默和粗犷,不过凭窗而望,可以让我们看到原来绥芬河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所谓边境小城,而是一座相当现代化的城市。

数字城市绥芬河

据说绥芬河是我国第一座完全完成数字化管理的城市,而这里所建设的一座座楼房也让我们感受到,即便在祖国的边陲,也可以看到中国的发展。

绥芬河的乌克兰风格餐厅—— “贪吃熊”的前台,国际风扑面而来

那么,我们出发吧,你想看第二次大战中被炮火摧毁的阵地吗?今天,我们就带大家去看。

我们要去的天长山,是伪满洲国的东大门,日本关东军重兵驻守的要塞阵地,人称东方马其诺防线,1945年8月,在苏军和东北抗日联军等反法西斯盟军打击下,这座要塞最终被攻陷。但因为这里是边境地区,此后数十年普通百姓很少进入,因此最完好地保存了战争结束时的风貌,今天,我们的队伍将进入这片战场,用寻找战争留下的痕迹,我们甚至准备钻进从无人进入的要塞内部去看一看,好,就让我们一起去进行这次战争探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