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文史>胡耀邦84年为何与哥哥激烈争吵 挨骂“忘恩负义”

胡耀邦84年为何与哥哥激烈争吵 挨骂“忘恩负义”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4-10

核心提示: 胡耀福一口否认是自己去找人开后门的。当渐渐听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胡耀福大叫冤枉,发起脾气来了,说:“耀邦,你这个人忘恩负义。你在北京当总书记,我在家里当农民,要是在过去,我就是皇亲国戚。但是现在,我在家里当农民,日子不宽裕,有人关心一下我家又怎么了?难道德资一个中学生就不能当工人了?”

胡耀邦资料图

本文摘自:党史博览,作者:钱江,原题:胡耀邦和哥哥胡耀福

从与北京中南海一墙之隔的一个古老院落里,突然传出了激烈的吵架声。人们不会想到,吵架的人,一方是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另一方则是他的哥哥胡耀福。这年,胡耀邦69岁,胡耀福73岁。人们不禁纳闷:这兄弟二人哪来那么大火气吵起架了呢?

投身革命的同胞兄弟

胡耀邦,1915年生于湖南浏阳县中和乡苍坊村。哥哥胡耀福本名胡耀馥,比他大4岁,生于1911年。湖南山乡之间,农民文化水平普遍较低,为便于认写,许多人将“馥”字写成“福”。久而久之,胡耀福的名字反倒通行起来。

胡耀邦家境清贫,父亲靠务农、挑脚维持全家人最低水平的生活。1929年11月,中共湖南省委派王首道回浏阳秘密恢复和发展党团组织。12月,夏明瀚到浏阳恢复中共浏阳县委,逐渐在浏阳全县建立了13个区委,有党员2400人。胡耀邦的家乡处于革命中心地带,他的父母亲以及哥哥姐姐都参加了革命。父亲胡祖仑是乡苏维埃政府的土地委员,母亲刘明伦虽然是小脚,也当上了乡妇联主任。哥哥胡耀福早在1927年秋收暴动后就当上了乡里的“劳动童子团”团长(相当于后来解放区的儿童团团长),1930年2月入团,5月任乡团支部书记。他与谭震林、毛泽民等中共早期重要领导人很熟悉。

胡耀邦入团比胡耀福还早些。他是1929年12月由浏阳一中回家度寒假时,由时任乡少共书记的杨贵英介绍秘密加入青年团的。胡耀邦回到家乡后当上了乡少年先锋队队长兼儿童团团长。而这时,晚两个月入团的哥哥胡耀福已经是团支部书记了。胡耀福很快自由恋爱了,对象是家住文家市的姑娘刘清华。他们两人都投身农民运动,由此相识。

当年的浏阳农村,绝大多数婚姻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看到哥哥胡耀福自由恋爱,胡耀邦真心诚意地支持。1930年9月,胡耀福和刘清华结婚时,弟弟胡耀邦当主婚人,这在浏阳乡间是破天荒头一遭的事情。

哥哥结婚后1个月,胡耀邦于10月间被调到区委做宣传工作。他刚到区委不久,就碰上中共湘东特委派人到浏阳来挑选青年干部。刚开始,来人选中的是哥哥胡耀福。偏巧胡耀福刚刚结婚,有了家室拖累。加上大哥胡耀襄病逝后,他已是胡家的绝对壮劳力,顶门立户。左思右想,胡耀福推托了。于是,距离自己的15岁生日还差1个月的胡耀邦入选,前往江西。

胡耀邦走了,胡耀福留在了家中。建国后,胡耀邦在不同场合多次说,哥哥胡耀福参加革命比我早,在革命队伍中的相识多,他要是到了湘赣苏区,那要比我有出息。

哥哥胡耀福被卷入错案

胡耀邦先去了湘赣苏区,后来到了中央苏区,再以后长征去了陕北。哥哥胡耀福却从此命运多桀。

1931年,国民党军进攻浏阳县苏区,白色恐怖极为严重。胡耀福离乡躲避一时后又返回家乡,被迫到文家市团防局备案登记,此后被编入乡保安队。在白军向苏区继续进攻的时候带过两次路。胡耀福后来指出,这在当时是被逼无奈,他感到很内疚。与此同时,胡耀福忠诚于革命的心没有变。在严峻的形势下,他秘密地为红军运送过食盐,保护过苏维埃的干部。

革命陷入低潮后,胡耀福种田、当裁缝,供养父母,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抗日战争时期,浏阳一带是国统区,胡耀福曾于1943年集体加入国民党。此举为他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1948年冬天,中共文家市地下党领导人陈世计秘密组织的革命武装力量“湘赣边区人民解放队”进入浏阳,胡耀福的革命热情又一次被激发了。他于1949年初由陈世计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解放队”第三大队大队长。在迎接湖南解放的日子里,胡耀福率队将国民党的乡保安队枪支全部缴获,立下功劳。解放以后,胡耀福担任过支前主任和党支部书记。

建国后,胡耀福与弟弟胡耀邦取得了联系。他于1951年春节前将父母送到四川南充,交给胡耀邦赡养,自己很快返回浏阳老家。

1952年,浏阳在土改复查中发生了严重的“左”的错误。胡耀福本来在土改中被定为“中农”,这时却被改划为“富农”。有人诬告胡耀福在白军进攻时追杀革命同志(事后查明无此事),有人认为胡耀福在解放后有雇工行为(实则是胡耀福当裁缝以工易工),又连带提出胡耀福曾集体加入国民党的历史问题。结果,胡耀福被草率地定为“反革命”而投入监狱,在司法程序极不健全的情况下被定为死罪。还好,县长赵超山在阅读案件卷宗时发现证据不足,批示:“主要犯罪事实均缺乏证据,退回调查。”即使是这样,胡耀福也被判处5年徒刑。

此前的1951年,胡耀福到南充去看弟弟胡耀邦,带去了大女儿胡素贞。也许他预感到什么,将女儿留在了南充,由胡耀邦抚养。这年,胡素贞16岁。

胡素贞清楚地记得,她离开老家的时候,家里的成分是中农,一年后就明显地感到家里出事了:叔叔胡耀邦不再主动地告诉她来自浏阳老家的事情,父亲来信也看不到了。李昭的母亲对她说:“你家的事不要搀和。”

胡耀邦离家日久,对家乡的情况不了解。他认为浏阳当地组织会实事求是地处理这个问题,因此未加过问。直到很久以后,他才向哥哥承认,这种置身事外的做法不妥,对不起兄长。这已是胡耀邦晚年的事了。

胡耀福入狱之后,很快被发现定案不准,多处定案意见靠“群众举手”方式来通过,在司法程序上存在诸多问题,法院不予采纳。结果,胡耀福只服刑5个月就出狱回家。尽管出狱了,他还是被定为“反革命分子”,受到“管制”。

1962年7月,根据中央的安排,胡耀邦保留在团中央的职务,同时担任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兼湘潭地委第一书记,主持湘潭地委工作,并于当年11月来到湘潭。当时,浏阳属于湘潭地委管辖。

这年冬天,胡耀邦来到浏阳。他阔别家乡已经32年了。1963年春节,胡耀邦轻车简从,于2月6日从文家市来到故乡苍坊村。他先到大队书记家,休息片刻,即让身边通信员将40元钱和2斤荔枝送给哥哥胡耀福。同时,让生产队长通知社员前来举行座谈会。谁知与会者中有人表示了对胡耀福的不满,说他将入社时已归入集体的一只粪桶、一把耙子又拿回自己家了。胡耀邦很生气,吩咐说,不要给哥哥40元钱了,并要随行的浏阳县公安局教导员吴玉翘去胡耀福家,将胡耀福批评一顿,还将拿回家的这些东西作价13.8元赔给生产队。这笔钱,从胡耀邦刚刚拿给哥哥的40元中出。

当天晚上,胡耀邦回到自己的老家,在自己幼年时住过的屋子里过夜。他看望了哥哥胡耀福,最后给了他10元钱。此番兄弟见面,并没有很多话语。

第二天临走,胡耀邦对随行人员感叹:我老兄这个人呀,参加党组织比较早。他没有去井冈山,留在家中,在白色恐怖中,向国民党“悔过”,但是没有叛变。土地改革,他被划为富农,被抓起来,判过管制,他很少来北京。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胡耀邦这番话说得比较含糊,与他一贯的作风不同。他带着一番感慨离开了故乡苍坊村。又过了几年,“文革”风暴刮来,胡耀邦和哥哥胡耀福将近10年没有见面。

哥哥的冤案平反了

1976年10月,“文革”结束了,胡耀邦复出,赤胆忠心,以大无畏的精神平反“文革”中乃至更久时日里积压的冤假错案。

哥哥胡耀福遭受的错案也平反了。不过,胡耀邦在其中没有出过一点力,全由胡耀福本人反复申诉,最后逐步弄清事实真相。

1980年12月,浏阳县落实政策办公室发文确定,1952年将胡耀福定为“反革命分子”是错误的,予以纠正,将胡耀福定为“起义人员”。1981年2月,浏阳县政府确定,在土改复查中将胡耀福划为“富农”是错误的,予以纠正。3月3日,浏阳县法院重新审理旧案,撤销1952年对胡耀福的判决,宣布胡耀福无罪。

这年3月8日,胡耀福向县领导写信表示:“承上级党委、人民法院对我原错误定性……现已给予落实改正,我表示衷心感谢。今我年虽七旬,也一定要以我最大的力量为四化贡献我的一切。”他在信尾说,由于长期遭遇不公,家庭已非常困难,“今特呈报上级,看能否给予一点解决”。

考虑到胡耀福的实际情况,他在这一年担任了浏阳县“政协工作员”,由统战部每月发给50元。更为重要的是,平反使胡耀福的心气舒张开来。他马上就心情舒畅地前往北京看望女儿,看望弟弟胡耀邦了。从那以后,胡耀福几乎每年都到北京去。

胡耀福把改变家乡穷困面貌看作当务之急。1982年8月,他来到北京,对弟弟胡耀邦说,希望对家乡的电网建设给予关照。他说:“耀邦,我已经老了,可能活不了多少年,我们家庭困难一点不要紧,但是看到家乡还那么穷、那么落后,公路修不上,电也用不上,我心里很不安宁。老区人为革命是流过血的,可是解放几十年了,他们还是很穷。我们兄弟都是喝浏阳河水长大的,如果不把家乡建设好,怎样向家乡父老交代?”

在这之前,胡耀福曾来北京,要为家乡中和乡买一些化肥。胡耀邦没有管,要他自己解决。然而这回胡耀福说到了革命老区,一席话说得胡耀邦热泪盈眶,当场说:“这个问题我早就向电力部门讲过,适当照顾老区。中和是老区,中和的事情一定能得到解决。”

当时浏阳的电力供应还比较紧张。胡耀邦的关心起到了作用。1983年,水电部拨款360万元,从长沙榔梨架设了一条通往浏阳的11万伏的高压电路。浏阳革命老区,其中包括中和乡亮起了电灯。

由于胡耀福的争取,胡耀邦给予了浏阳革命老区这点关照。若论对自己的家乡亲属,胡耀邦从来没有做什么,即使对兄长胡耀福也不例外。

兄弟俩的误解与谅解

1984年的一天,岳阳县物资局经理胡政到中和乡苍坊村,并到胡耀福家看了看。他为胡家的清贫而震撼,回去向岳阳市委领导反映了胡家的情况。20世纪60年代初胡耀邦在湘潭当地委书记时,时为乡村基层干部的一位领导见过胡耀邦,对胡耀邦十分敬佩。这位领导当时对胡政表示,在可能的范围里对胡耀福应该有所关照,于是胡政就帮助苍坊村买到一些平价尿素。

当胡政再一次来到胡耀福家的时候,他问胡耀福的儿子胡德资,把你安排到岳阳工作怎么样?

胡德资说,可以呀。

过了不久,胡政传来话说,已把胡德资安排到岳阳轻化公司当副经理,妻子叶秋娥可以到岳阳市委招待所当服务员。

胡德资听了满心欢喜。正要办理手续的时候,那位领导同志的妻子去北京见到了胡耀邦。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告诉胡耀邦,你哥哥家太困难了,所以给你的侄子德资安排了工作。

胡耀邦一听就震怒了。他马上从饭桌前站了起来,打电话找到湖南省委书记毛致用,推翻全部事情,严令对主事的那位领导进行处分。

这事刚过了几天,胡耀福到北京去看弟弟。他压根儿就不知道岳阳安排胡德资工作的事。一见面,胡耀邦满脸怒气地对哥哥说:“你在下面开后门!”

胡耀福被说得一头雾水。

胡耀邦怒气未消,继续斥责说:“谁这样搞,我就开除谁的党籍。你们背了我的牌子,乱搞!”

看着胡耀福还不明白,胡耀邦明明白白地说:我已经批评那位领导了。

胡耀福一口否认是自己去找人开后门的。当渐渐听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胡耀福大叫冤枉,发起脾气来了,说:“耀邦,你这个人忘恩负义。你在北京当总书记,我在家里当农民,要是在过去,我就是皇亲国戚。但是现在,我在家里当农民,日子不宽裕,有人关心一下我家又怎么了?难道德资一个中学生就不能当工人了?”

胡耀福越说越气,说了过头话:“别看你是总书记,我是你哥,该教训你照样教训你!”

胡耀邦毫不相让,说话声音大了起来。

警卫员在外边听到里边兄弟两人吵架,急得要进屋拉架,被李昭制止了。她说:“人家兄弟吵架,一会儿就好,你不要去管。”

果然,只一会儿,胡耀福怒气冲冲走出来,投奔女儿胡素贞去了。

兄弟毕竟是兄弟。胡耀福说过些气话也就算了,谅解了弟弟。胡耀邦的侄子胡德资,从此在乡间务农,直到今天还是一个普通农民。胡德资的儿子当兵,在北京服役,几年服役期满,也回家乡当了农民。

胡耀福的晚年,总有一件事放心不下,就是他的党籍问题。为此他反复申诉,要求组织调查。1985年前后,经过浏阳县委组织部调查,确认将胡耀福定为“起义有功人员”是不恰当的。胡耀福是建国前入党的老党员,应恢复党籍,党龄自1949年算起。

1986年10月12日,胡耀福又来到了北京。他对弟弟胡耀邦说,你是不是回老家看看呀?说着,掏出了红色的党证,摇晃着对胡耀邦说:“现在我已经恢复党籍了。”

胡耀邦说:“这事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胡耀福故作生气状,说:“我告诉你管什么用,你从来就不关心我。”

胡耀邦说,看你说到哪里去了,我是顾不过来呀。等到退休了我回老家,作为一个平民和乡亲在一起,和你好好地住一段时间。

这句话说得胡耀福非常感动。他马上将乡间带来的湖南腊肉,还有一些腌制的狗肉拿出来,说,这是你嫂子带给你吃的。

胡耀福的女婿徐海初在座。胡耀邦对他说,你到市场去看看,这些东西市场价格是多少?我是要付钱的。弟弟胡耀邦知道哥哥家里不宽裕,他要给一点小小的补贴。

徐海初说,市场里哪有这些东西。他知道胡耀邦的规矩,揣摩着说了一个数,胡耀邦按此数把钱给了哥哥。哥哥知道弟弟的规矩,就把钱收了。

1988年11月下旬,胡耀邦到长沙休养。他吩咐随行的侄女胡素贞,回一趟浏阳老家,将哥哥胡耀福接到长沙九所一起住几天。

这次与哥哥见面,胡耀邦的亲情、乡情都被搅动了。他对胡耀福说:“你过去的有些情况我不了解……对不起了!”

“过去的情况”是指哪些?胡耀邦没有说,推测起来,大概也包含对哥哥关心得不够吧,但是哥哥已经原谅了弟弟。

长沙九所的绿树鲜花,看到了胡耀福和胡耀邦兄弟最后相处的日子。谁能想到,此时的胡耀邦已经走近生命的终点。几个月后,他去世了。

又过了几年,1992年9月,浏阳农民胡耀福辞世。乡间农民送上一幅带着泥土气息的挽联倾吐心中感慨:“国中有典型,两袖清风作赤子。天下无先例,一代‘皇兄’是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