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文史>北洋水师曾有何轻松歼灭日舰队利器:并非铁甲巨舰

北洋水师曾有何轻松歼灭日舰队利器:并非铁甲巨舰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4-10

核心提示: 北洋水师的“超勇”“扬威”号在当时十分先进,如果清军的情报工作更好一些,可能会轻松歼灭日本海军。

北洋水师超勇级撞击巡洋舰模型,从今天的观点看来,带有强烈实验性质的超勇级实际上是一种强化版的超级驱逐舰,在保持驱逐舰的基本性能的前提下,比从鱼雷艇发展来的现代驱逐舰拥有更强的火力和装甲防护 资料图

本文摘自:金羊网,作者:佚名,原题:北洋水师有歼灭日舰队机会:日军出现脚气病

人们常常因为甲午战争中的失利而用暗淡的目光去审视北洋水师,然而到历史的长河中寻觅,会发现这支中国海防舰队曾经充分地发挥过自己的作用,北洋水师曾有轻松歼灭日本海军的机会。

北洋水师的“超勇”“扬威”号在当时十分先进,如果清军的情报工作更好一些,可能会轻松歼灭日本海军。

五件法宝护身,战斗力极强

从1882年开始,中国和日本围绕朝鲜半岛展开了三次交锋,在1882年和1884年,中国曾两次挫败日本控制朝鲜半岛的野心。特别是1882年的“壬午兵变”中,刚建立、主力仅两艘巡洋舰的北洋水师,其实有机会轻松歼灭日本海军舰队。

“壬午兵变”是由朝鲜内部变革派与保守派,亲日派与亲清派的矛盾产生的。7月23日,在保守派支持下,部分朝鲜军队发动兵变,虽一度控制政府,但因为实力和时机的问题无法完全控制局面,朝鲜半岛一时陷入混乱。日本乘机介入,调动舰队前往汉城(今首尔),试图火中取栗。而中国闻讯反应也十分迅速,立即调动北洋水师组成编队开赴朝鲜平叛,稳定局势。8月16日,日本原驻朝公使花房义质率先遣支队一千五百余人到达汉城,17日,清军庆字六营淮军共计三千余人从驻地登州上船,在名将吴长庆率领下亦开赴朝鲜平乱。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率“超勇”“扬威”“威远”三舰护航,在仁川与来犯日本舰队对峙。

这次中日在朝鲜的争端中,日本海军计划向朝鲜水域出动的舰只分为三批,8月8日,第一艘出动的日舰“金刚”号进抵仁川港,12日,“比睿”“天城”“磐城”“清辉”等共七舰到达朝鲜外海。同时,日本海军战斗力最强的装甲舰“扶桑”号已经在日本品川港枕戈待命。

与当时的主要对手日本海军相比,只有三艘军舰的北洋水师舰队无论数量还是吨位,都处于相当的劣势。然而,这次争端的结果却是吴长庆部顺利平定兵变,确立了以闵妃为首的亲清政权,逼迫日方将其阴谋活动匆匆叫停,并在随后的谈判中取得了在朝鲜驻军,建立租界以及控制其海关、电信等实际利益。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壬午兵变中,眼看全面控制朝鲜半岛已经不可能,日方曾借口部分人员被杀,要求朝鲜割让巨济、郁陵二岛,以为登陆大陆的跳板。对此,中方以实力为后盾,协助朝鲜与日方斗智斗勇,最终仅以朝方赔付慰问金了事,完全粉碎了日方的企图。

在清军平定汉城兵乱的整个过程中,日军坐视中国陆海军增援朝鲜,竟然没敢向中国舰只发射一枪一弹。这次较成功的干涉行动,关键在于当时北洋舰队有两艘十分先进的战舰——“超勇”号和“扬威”号。

“超勇”“扬威”二舰在设计上装备了五件法宝来实现设计目标。第一件法宝可以称作“隐身铠”。尽管“超勇”“扬威”采用全金属舰体,其装甲防护并不出色;但为了增强防护能力,伦道尔使用了一种特别的设计——将煤舱设置在军舰的侧舷和机舱上方,借助其中的煤增强防护能力。第二件法宝是两舰的“钢铁心”——只安装简单的直杆桅杆以减少中弹几率,却装设了强劲的心脏。第三件法宝是暗藏在船首下方的“破船锥”——两舰均在水下3.35米处装有用于撞击敌舰的大型钢质撞角。第四件法宝是“流星锤”——李鸿章反复强调两舰必须装备的鱼雷武器。“超勇”“扬威”二舰各装备3具鱼雷发射管,并且英方在李中堂的雷霆之怒下还不得不按照招标时的夸口为其安装了舰载雷艇。第五件法宝是超扬二舰最令日军畏惧之处——两舰均在首尾各装有一门口径254毫米的26倍径阿姆斯特朗后膛重炮,这种重炮可以将400磅重的炮弹打到12000米开外,在3000米距离上可以击穿356毫米的装甲。在1882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艘军舰会有这样厚的装甲。